恩赐谷雨辰

无才无能,惟吾德馨

Droppelganger(校园灵异)01

*如题,校园灵异向
*全员,丁日三宝主罗伊策
*剧情文笔OOC什么的请放过
————————————————————————
Chapter.One

“又来了啊。”
“这是第几个了?”
“第三个吧,好像”
“喔,好可怕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估计暂时还没有人知道。格策拢了拢围巾以防深秋清晨冷冽寒风的入侵,他想挤开已经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看个清楚,却被一同的罗伊斯和许尔勒各拉一边拖走了。

“我想去看看……”格策幽怨地眨巴着眼睛说道。
罗伊斯瞪了他一眼,将他还坚持不懈地180°回拧的小胖脑袋扳过来:“有什么好看的,小心晚上睡不着觉!”许尔勒在一旁附和着点头。说实话,他们也不是没有青少年对恐怖刺激的好奇心,但比起格策,罗伊斯和许尔勒的那点好奇心已经被接二连三的事件消磨得连渣滓都不剩了。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三起跳楼事件,外加近十次学生斗殴,伤亡十多人,里面既有老师,也有学生,既有不学无术的不良少年,也有乖巧听话的优等生,无法用学习压力去解释,调查了那么久,也未查出食物中毒或药物作用现象,当事人的共同点,也是现在寻到的唯一线索,就是他们出事前的情绪出现过极端反常和失控,过度激动、极为敏感,亦或者陷入抑郁和自闭状态,然而再往前延伸追查,却又发现当事人的经历各不相同,甚至连个人的一个诱因也找不到。学校一方面配合警方调查,一方面又加强对学生的心理辅导,调整学习计划。然而天不从人愿,学生们围观着被盖上白布、抬上警车的死者,对着地上仍深邃得刺目惊心的血迹摇头兴叹,这下子估计学校要休业了吧。

“我倒不这么觉得……唔”罗伊斯戳了戳格策塞满蔬菜沙拉的腮帮子,让他别呜哩哇啦的,吃完再说,小胖子只好快速嚼了几口立马吞下去,许尔勒好心递过去一杯果汁以免他噎死自己。

“我倒不这么觉得哦。”格策抹了抹嘴巴,“你看事故都发生在学校,虽然没调查出个什么,但如果停课了就更加无从下手了吧。”

许尔勒明显不怎么赞同格策的这个说法: “照你这么说,诱因都在学校里,不停课离校说不定死的人会增加啊,保障师生生命安全比查明真相更重要吧。”

“话是这么说,可是不查出真相也无法保证大家的人生安全啊。”

“我不认为他们可以在短期内找出真相……”

“行了行了,别争了!”罗伊斯有些不耐烦地用叉子敲了敲杯子,清脆的叮当响令两个争论得津津有味的好友不情愿地闭上嘴乖乖吃饭。“Sunny,安德烈,待会儿没课,你们两给我老老实实滚去社团,新生团训别想再逃了!”

格策和许尔勒讪讪地抬头看了一眼罗伊斯,好家伙,生气得嘴都不歪了,果然甩了他逃两次社团活动把这位副部长气得不轻啊!想到这,两只小叛徒不禁怀念起曾经他们丁日三宝齐齐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逃课逃社团活动去听歌打游戏泡吧的美好生活,明明那时罗伊斯是玩得最high的,果然当了副部长就是不一样,他们教练绝对是故意提拔罗伊斯来套住他们的!格策愤恨地一叉子捅烂盘子中的芹菜。
罗伊斯皱眉:“又挑食,把芹菜吃了!”
格策: “哼╭(╯^╰)╮”



最后他们还是没能正常地进行新生团寻求,倒不是因为格策和许尔勒又逃跑(罗伊斯直接提溜着他们的领子,想逃也逃不了),而是在球场边扭打成团的部员把场地和人员都抢走了。

格策看着翻来滚去撕打到红眼的和拼命劝架却被各种殃及的学生们,不禁暗叹一声: 卧槽,好精彩!!

“怎么回事?”罗伊斯走到场边,那里站着一个指挥部员将斗殴学生架开的男生,虽然矮了罗伊斯差不多一个头,单手叉腰皱眉严肃的样子却给人一种威严可靠的领袖气质,那是他们的部长,菲利普·拉姆。

“好像是两个新生突然发生了口角,有一个上来帮忙,没料到直接打起来了。”拉姆摇摇头,其实他也不是很清楚细节,他一到球场就被教练叫去办公室商量事宜,被部员拉出来时这边已经打得分不清敌我了。

“菲利,马尔科,你们过来下!”副部长之一的托马斯·穆勒对他俩招招手。打架的三个学生已经坐在凳子上,但情绪还未稳定,旁边几个部员仍死死地按住他们的肩膀,唯恐一不小心又蹦哒起来。穆勒摸着下巴,表情是难得的严肃,拉姆和罗伊斯走到身边时,他指指三个学生的眼睛,示意他们看。

那三个学生都是新生,白白嫩嫩,看起来还有些许稚气,不过此时的表情一点也不稚气,面红耳赤,嘴紧抿着,牙根紧咬,尤其是眼睛,眼白泛起狰狞的红丝,瞳孔里的亮光锋利得像把刀,分分钟要把对方千刀万剐。三个人的表情都阴狠得可怕,也阴狠得奇怪。这是被踹祖坟了还是怎么了?

拉姆见他们仨好像还挺激动,就让几个部员分别带他们去洗把脸,然后回来面壁罚站,把脑子里滚烫的热血压下去后再仔细询问。其他让先绕着球场跑圈,接着分组做体能训练和基础练习。

“早上刚跳完楼,现在又斗殴,真是紧凑啊。”格策见部长和两位副部长还在场边说话,也不顾忌地边跑边跟许尔勒聊起来“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啊?”许尔勒摇头,我跟你一起来的你问我?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当时就在他们旁边,都听到了。”

许尔勒和格策回过头,就见一个长相很俊秀的男生缓缓跑上来,眉眼弯弯,双颊很红,看上去十分可爱。“两位是马里奥学长和安德烈学长吧,我叫埃里克·杜尔姆,新生,请多指教。”

两人对视了一眼,八卦之火熊熊燃起,于是一人一边将杜尔姆夹在了中间。“你知道些什么,快速速招来!”

“嗯,从我听到的来看,情况就是有其中两个好像是以前在中学时就是不同校队的对手,一个嘲笑另一个总是他手下败将,然后有一位看不过去上前帮说话,谁知人家不领情,三人拌了几句,越吵越凶,从推推搡搡变成了拳打脚踢。”说完,杜尔姆无奈地摊手。许尔勒和格策则是更加疑惑,就这样?他们还以为是被杀了全家踹了祖坟之类的呢。虽然细想一下确实牵扯到了被伤害到自尊,尊严也是被一些人视为比生命更加重要的东西,不过既然以前两个是对手,挑衅之类的事应该少不了了,怎么这会儿还一副要把对方扒皮抽筋的样子?说起来,最冤枉的还是那位想劝架结果被嫌弃的学生,真是好心被驴踢啊。

许尔勒和格策逃了两次社团活动,今天被罗伊斯揪过来才发现,这次的新人里好多冲劲十足又技术高超的小甜菜,特别是其中一个高挑挺拔的名为朱利安·德拉克斯勒的男生,脚下技术卓越,敢拼敢抢,速度又快,突破和传接都很不错,一打听,他还是他们系里的学霸,简直就是偶像剧里的完美男主。小胖子打量了一下德拉克斯勒高瘦修颀、比例完美的身材以及线条流畅的肌肉,再看看自己日渐凸显的小肚子,流下了艳羡的泪水。

“你放心,再胖下去我们也会爱你的。”

格策仰望两个好友反光的灿烂笑容,实在很想每人砍十公分。

这种郁闷的情绪不知为何持续到了晚上。上午社团活动介绍后,格策还突然间狠摔了一下储物柜的门,将正谈笑风生的众人吓了一跳。许尔勒和罗伊斯面面相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间发这么大脾气,不过他们没有及时得到回答,因为小胖子整个下午都不见人影,直到晚饭时分才出现在餐厅。

两位好友立马拖着餐盘将旁边的女生挤走,罗伊斯歪嘴一笑就化解了她们的怨气。看到平日里可以说是直接将食物扔进嘴里的格策此时正一脸愁容地戳着盘子里的炖肉,罗伊斯又是好奇又是心疼,于是递了一块香肠到他嘴边,格策先是反射性躲了一下,看清身边的两人后才张嘴一口咬下去,然后继续满脸沮丧地嚼着。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罗伊斯这次没有说出后半句。

格策慢悠悠地吞下香肠,单手支颐,叹了口气: “我感到很难过,很烦躁,很不安。”

旁边两人点点头,看出来了。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格策似乎在回忆这种感受产生时的情景,“足球部来了好多天赋异禀的新人,他们能激励我不断进步,能提高我们队伍的整体水平,这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好事,可……”

“你在嫉妒吗?”
格策看着问话的许尔勒,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眉头皱得更深了,认为他默认了的小猕猴桃“呵”了一声: “你在担心他们会取代你的主力位置?那帮小甜菜确实很甜,不过跟你也就差了最多一两岁,而在能力上你则是得到教练和全体部员一致认可的,与队伍的配合、比赛的经验更是在他们之上,有人竞争是好事,不过要取代你可是难事。你这每次比赛都首发而且状态超好的前辈就省这操心的力气去乖乖吃饭吧!”说完还不忘掐一把那肥嘟嘟的脸颊。

罗伊斯挑眉,好么,许尔勒为安慰格策连自己都牺牲了,最后那句根本就是在暗示“老子还被骂首发弱鸡替补牛逼的板凳奇兵呢你还不如担心担心我。”格策也听出他话里的幽怨,松开紧皱的眉坏笑着捅了一下他,结果被许尔勒掐着脖子往食物里压,还边嚷嚷“快吃吃吃你这只小胖熊!”

看着打打闹闹惹了周围人白眼的死党,罗伊斯倒是疑惑,因杰出的新人加入而产生危机感这是情有可原的,不过格策其实一向对自己都信心十足,往往能在逆境中将一切不利因素转化为激励自己变强的条件,更何况这小家伙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就因为第一天看到几个还没上场比赛只是训练中切磋两下的新人而郁郁寡欢、烦躁不安?这小子在招新前还期待着来几个能干的小鲜肉比试一下呢。

罗伊斯凝视着格策的眼睛,那好看的蓝色里并没有很浓的笑意……果然,很不对劲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