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赐谷雨辰

无才无能,惟吾德馨

当需要被人怜悯 ——寄给凌李

当初为什么会对凌李一见钟情?为什么会这么执着这对不拆不逆到和人吵架的地步?为什么渐渐地这对在窝心中的地位甚至超过了楼诚?为什么一对衍生能有这么不输官配的魅力?

就因为这两个看似被抛弃被遗忘却阴差阳错地被两位演员塑造地那么有血有肉的角色,他们才是这个平凡世界中最让人心动的存在,对彼此心动,也让旁观者心动,分开的两部剧里,有一对完美契合的灵魂。

蜜三刀:


这篇是回应 @波妞Ponyo_w  姑娘的“凌远,你想要的是怎样的快乐?”。本来怕剧透,凌李想放在贝湖结束后讲,但机缘这东西不讲道理,波姑娘那篇凌远让人读之落泪,不得不先讲出来。


keke姑娘在回复中跟我讨论了很多凌李,我们做了两个小实验:给谭赵和凌李互换职业身份,谭赵-谭院长vs赵警察,凌李-凌总vs李医生,或者职业不变,交换对象,凌赵vs谭李。换来换去,我这里大致得出两个结论——


1. 凌李无论什么职业,都挡不住“纯净的真爱之光”。
像keke姑娘所说,谭赵是理性的,凌李是感性的。贝湖里谭赵谈个恋爱费老鼻子劲了,心机转得呼呼响。可如果换成凌总和李医生,会发现,什么阶级差、职业差,统统都是狗屁。谭总赵医生纠结的这些世俗障碍,在凌总和李医生面前根本不是事儿,他俩自带一见钟情为你对抗世界的光环,无论什么身份。


2. 李熏然自带破阶差属性。换成凌赵vs谭李,keke说得好,凌赵就是现代版楼诚,谭李难办,他俩人设相近,而且单薄,在一起张力没那么强。然而就是这样,谭李也不像谭赵步步为营,李警官自带无阶级光环,跟谭大鳄在一起,也能让人忽略阶级差,仍然会出现谭大鳄在他身边栖息的相处模式。


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凌远和李熏然身上什么样的特质导致了这样的区别?剥去医生和警察的职业设定,以及职业带来的救死扶伤、正义勇敢光环,凌远和李熏然是两个什么样的人?


放两首歌,一首老歌的国粤语版本,神词神曲,恰好讲我心中的谭赵和凌李。
国语版,《请你看着我的眼睛》,是理性的谭赵。


http://music.163.com/#/song?id=300879
—“你还有什么怀疑,你还要怎么来逃避,难道你只懂保护自己,再拿不出一点勇气”
—“爱纵然如此神秘,我总看见它的痕迹,所以我不懂保护自己,那么容易死心塌地”


粤语是感性的凌李,《不要躲避我的眼睛》,一句句听到他们沦陷的过程。
http://music.163.com/#/song?id=300932
—“当相对渐成习惯,当身躯想躲藏你臂弯,当感觉是来自你一双眼,想保护这真相实太难”
—“当需要被人怜悯,当飘忽的感情变真,方知最脆弱是这一颗心,给保护的感觉极醉人”


两个版本里,最打动我的是“当需要被人怜悯”,第一次听到它,有种被大锤砸懵的感觉。传神的歌词,总让人一句话听到爱情。这句歌词可以概括我对凌李爱情的全部看法,以及他们闪耀真爱之光的原因。


先说凌院长。


波姑娘在凌远开篇有一句“如果说孤独是所有灵魂的共通之处”,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特别心疼她,能写出这句话的人,必然深刻了解孤独之痛,想必因为有共鸣,凌远的孤独篇让人特别难受。波姑娘把凌远的孤独总结为三方面,生活—没有自己的家、事业—院长身份导致不断凉薄地取舍,上升到信仰层面,他想做的事太大,高处不胜寒,连信仰也没有知己。


这三个层面,全面概括了凌远的孤独。可以说,孤独是凌远的第一大特质。他一直在冰窖里,在广寒宫,而生活操蛋的地方在于,一个生在冰窖里的人是意识不到自己在冰窖里的。夏虫不可语冰,一直在冰窖里的人如何知道世界上有暖?现实生活里,被深爱的孩子长大后婚姻幸福率高,因为得到过爱,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没得到过“真”爱的人如何建立良性爱情模型。


没被真正爱过,带来的情感缺失,造就了他的第二特质——一个特别出色的“机械”精英。凌父收养他,待之以礼,以指导,作为养父,凌父接近满分,凌母对他很客气。客气的指导养出一个精英凌远。凌远在凌家,从小就——好好学习,积极向上,必须出色。凌远有超级智商,学习能力强,随着年纪渐长,学习着这个世界,体内长成了一套精英公式,好好学习=好养子,好好工作、医院至上=好院长,想得到什么,就输入什么。想得到好家庭呢?他研究家庭课题,世界说,好家庭=好丈夫=包揽家务细心照顾,好,他来操刀实践。想得到一个好家庭,要先成为一个百分好丈夫。


这套公式使凌大院长获得了世俗成功的一切:天才医科生、36岁三甲医院院长、校花级老婆。


但是细看这个逻辑,会发现潜藏的一个严重问题,学业和工作的确是付出—得到模式,而感情?当一个人需要把自己武装成百分丈夫、用尽全力付出才能交换来梦想中的好家庭,他对自我价值的打分是极低的,情感闸口也是关闭的。一个人被遗弃后,会本能进入自我保护模式,压抑情感需要,觉得自己不配被爱。凌远对着许乐山才说出那句“我一半懦弱疯狂,一半自私凉薄”,这是他对自己的真实认知,一个“这么差”的凌远,必须叠加家务做饭全方位照顾,才配得到林念初。


凌院长在人生各个方面,都是顶级技术专家,哄老婆可以写一本“追女指南”。他对念初的全方位付出是教科书级别,比如礼物和纪念日是大多数男人的弱项,他一个日理万机的院长能通过提前预备解决掉。波姑娘文里指出,连精神上也关怀备至,善于捕捉她的情绪。这是典型的精英思维模式,找出问题,解决问题,保证不再出问题。当一个高智商精英想宠爱人时,不会有瑕疵。


看起来毫无破绽的夫妻生活,在他的公式里,不该出问题。


但情感毕竟不是公式,真的不出问题吗?为什么林念初在这样天罗地网无微不至的照顾中仍然“我拼尽全力地跟着你,我跟不动了”,林是个普通人,她在这个表面上很美的家庭里,本能感到空虚,知道真正的爱情绝不可能“一个照顾,一个承受,一个跑,一个追”。可惜的是,keke提到,凌远跟她讨论许乐山,被她厌烦地拒绝掉,凌远的情感闸口本就从小封冻,少有的显露又被她粗暴关上,也就不再可能打开。林是个世俗小女人,她对家庭的期盼是温暖的、“正常”的家。这个家,没有许乐山、没有收养、没有问题多多的医院。她点头嫁的,是以前那个“一肚子坏水的阳光男孩”,不是后来惊恐发现的这个一身伤口的凌院长。


这就是典型的“需要不被人怜悯”,他的伤她不在乎,他的好她不需要,他的理想她配合但不理解。他“有病”,她没有药。


凌远几近完美的爱情公式,没让他梦想中的家庭成功运作,用尽全力的好,得到的是妻子恐慌的逃离。


但是凌远真的像他自己说的那么凉薄自私吗?波姑娘给出了有说服力的分析“凌远和廖老师虽然看似思想观念天差地别,表现出来更是不同。但其实他们骨子里是一类人,自己的病痛、难处,都可以忽略不计,为了心里头那点教旁人看了都觉得痴傻的信念,至死执着。”


还有妞妞的收养,keke姑娘把凌远上下两代收养线做了精彩的比较。林念初没受过收养之痛,对待这个问题轻浮粗暴,只顾满足自己做母亲的欲望,没想过孩子究竟需要什么。而凌远,受过遗弃和收养之痛,知道那种表面的、客气的收养(比如凌母)是一种什么伤害,收养妞妞时,以近乎粗暴的方式告诉林念初,不负责就不要养。由自己的伤口推己及人,对别的弃子负责,这样的凌远,无愧他的白色制服。


院长的另一个标签是改革。理想高远,用波姑娘的一句话总结,就是“孤独如凌远,只顾一刻不停地向前,不奢望任何人能懂。凌远的苦乐观注定了他会是一个幸福的人。因为能给他带来幸福感的东西是难以剥夺、难以撼动的。”工作中的精英凌远是极其强大的,毋庸置疑,我特别喜欢波姑娘这句他的苦乐观注定他会是一个幸福的人,虽然高处不胜寒,但广寒宫景色好。


再来说熏然。


熏然跟谭总一样,人设相对单薄,只能尽量提取信息再加一点私设。贝湖里加的一点私设是,他的名字化用自“薰然慈仁,谓之君子”。“君子”两个字,是我心中对熏然最好的注解。


熏然表面上看起来,跟到爱的苏纯有点像,波姑娘有句话说得特别好,苏纯“平淡到只需要一个好字就能概括”。原剧里,熏然也有类似的尴尬感。他那么好,又帅又活泼又痴情又聪明又勇敢,哪儿哪儿挑不出毛病,但是,简瑶就不“爱”他。爱情这东西就是这么任性。薄靳言毒舌又高冷,简瑶爱他。


在爱情这个东西面前,“好”多么苍白无力,参见凌远对林念初。所以好人卡令人深恶痛绝,再好有屁用,有本事爱我啊!


熏然和苏纯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活泼勇敢,豁达开阔。他跟简瑶和薄靳言处了一段时间,就能判断出瑶瑶真的陷入爱情,愿意为她的爱情放手。放手前,耍小心机要来一个拥抱,还会在警局对她放电。熏然和简瑶类似同性相吸。简瑶虽然单亲,但个性温和完整,也是阳光型人格,需要填补薄靳言这种缺陷型天才的阴郁。熏然的阳光对她来说,是多余的,无处安放。


君子温润如玉,君子坦荡端方。李局给他取名时所带的期盼,熏然全部做到了。他对抗谢晗聪明坚强,为简瑶挡枪正直勇敢。哪儿哪儿都好,可是,这时代流行的时髦男主是薄靳言,高冷、霸道、智商高。内敛有担当的君子再好,在这个时代,是配角男二。keke说熏然是天使人设,我特别同意。天使和君子,都是看起来不起眼,现实中却极为罕见的钻石。


熏然手里捧着真纯的阳光,却在赤道上站着;在一个钻石构筑的星球上,他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那个生活在北极的人,一直茫然不知什么是暖意,不知道只要有一点光,就可以融化掉他的机械外壳,变成一个活生生、能哭能笑、相信自己不需要任何外挂就可以被爱的人。


能对抗谢晗洗脑的人,扛得起医院的风风雨雨,给喜欢的姑娘挡枪的人,不会允许真爱受一点哪怕精神上的小伤。熏然纯净,却有着极其强大的内核,执着而有担当,能保护也能治愈。这也是为什么在和keke的讨论中,凌李的熏然,“温柔”成为超越其它特质的首要标志。


真爱常以怜惜开端,再强大的凌院长,在熏然眼里也是一个需要保护的没长大的小孩,在熏然身边,凌远终于可以放下精英公式,当一个他从来没当过的不讲道理的小孩,伤有人护着,他可以放松了。再“好”的李副队,在凌院眼里,也是个乱七八糟的、需要常常夸奖的年轻人。在凌远身边,熏然可以释放自己所有的好,他的体贴细致是凌远的水和空气,珍逾性命。凌远的照料不再落空,熏然的温柔也有了去处。


他“有病”,他恰好“有药”,各自的需要,碰到那个正正怜悯它的人。


为什么凌李真爱光环特别强大,当两个人到达这种精神层面的契合,世俗的一切都不能阻挡他们相爱,因为人离了空气会死。

评论

热度(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