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赐谷雨辰

无才无能,惟吾德馨

【柚天】澄清谣言的小方法(二)

*越写越多发现上中下根本写不完,于是分成了数字章节,控制在五章完结。因为最近工作实在太多了,写得很慢很卡,希望大家不要太嫌弃我。

*因为此时天天和柚子都不太可能在蟋蟀所以不知道是在哪一年的平行世界,于是放心各种bug。

*请不要上升真人




费尔南德兹作为现役花滑男单里最年长的一辈,又是情场老手,他一直自诩自己有双善于发现爱与美的眼睛,虽然这些爱与美有时候会瞎了他的眼。

他知道梅娃对羽生有好感。当然了,有那个女孩子会不喜欢羽生呢?人长得好看,双商又高,还是世界第一。费尔不知道这其中的男女之情占了多少,但他能理解初绽的粉红少女之心难免会泛滥到他那位优秀的师弟身上。

同样的,他也知道,他那位万千少女梦中情人的师弟对新来的boyang小师弟有点……特别。

费尔记得16年世锦赛颁奖的时候,合影环节自己作为冠军站在中间,他那两位分列亚季军的小师弟站在两边,小细胳膊交叉在他背后。右边那位对左边那位细不可察的小动作透过自己薄薄的考斯腾清清楚楚地传达过来,他甚至能数得清到亚军同志对季军同志摸了多少下,挠了多少次,而自己只能装作不知道然后跟个在旅游景区让小情侣合照的雕像一样在中间露出迷人的笑容。

还有那之后的记者采访环节,作为冠军的自己仍然被分配到了中间,于是过程中亚军同志的视线又不知多少次穿越了他这座比利牛斯山直达另一边拥有无限“可能”的季军小朋友,费尔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做X光检查。

这些还只是暗戳戳。而在平昌奥运会green room的时候,宇野昌磨的分数一出来,费尔眼睁睁地看着羽生立马上前搂住了眼眶已经微红的金博洋,在大庭广众面前、全世界人民面前,摸上了金博洋的大腿,摸上了那个离小翘臀只有不到一厘米距离的地方!费尔觉得场面太过刺激,只能先埋头系鞋带。弯了一会儿,见他俩好不容易分开了,刚想松口气直起酸疼的腰来,又看到羽生再次将人按进了怀里,那一瞬间费尔很想直接抽出鞋带将他俩勒住!

特别,呵,请原谅他将这种“特别”称为“图谋不轨”。




其实对于这段三人关系,费尔老是觉得少了点什么。今天才发现,最后一环,终于圆满了!

三角形啊,是这个世界上最稳定的结构!单向三角关系啊,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热血沸腾的关系!

费尔觉得自己很可能是极少数、甚至是唯一知道这个“真相”的人,起码在蟋蟀谷是这样。于是他本着西班牙人热情大方的做事风格,第一时间将这个秘密分享给了车俊焕。

涉世未深的小车师弟一脸难以置信:“这……这比我们家的三千集偶像剧还狗血啊。”

费尔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地教导:“你还小,要知道生活往往比偶像剧狗血多了。三千集算什么,现实中能延续三千年呢。”

“如果师兄你说的是真的,”车俊焕焦急起来,“后天博洋前辈就向梅德韦杰娃前辈告白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啊?”

费尔一愣,这他倒是没考虑那么多。金博洋告白梅德韦杰娃,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呢?

纤细的东方少年面对着心仪的东欧少女,阳光正好,灿烂的光晕跳跃在两张年轻的脸庞上、肩膀上,漫天花瓣纷纷飞舞,东方少年看着少女,目光虽然羞涩,但又深情万分,他微微启唇……

——然后镜头突然一转,转到一旁矗立的羽生结弦身上。





费尔南德兹猛地打了个寒颤。









“阿嚏!”

羽生吸了吸鼻子,立马从噗桑背上抽出纸来把鼻涕擤干净。他侧过身,偷偷地瞄向离他距离不算太远的金博洋,发现那孩子还是一如既往地看东看西就是不看向他这边,心里又是一阵郁闷。

博洋今天心情是不是不太好呢?

他今天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皮,和其他人交流也不多,只是一个人在练习,但是练着练着就不对劲了,自己有好几次稍微改了一下滑行轨迹,把握着距离从他面前经过,那孩子都没有反应。好吧,虽然这也是常事了,但自己能察觉得到,原因不同于以往的完全专注,这次则是因为完全走神了。

是什么事会让博洋如此在意呢?

羽生脑海里霎时闪过一个念头,像雷电的闪光一样晃了他一下。

他不知道会不会是那个原因,想想时间似乎刚刚好,在所有人能够给出心底最深处最真实的反应的时间点,金博洋的心情就突然低落下来。

他发现自己的心跳因为这个可能性而狂乱不已,控制不住地只想滑到金博洋面前确认清楚,可是理智告诉他,现在不行,人太多了,你这样上去问会吓到那个孩子的。羽生深吸一口气,按住骚动的内心,又退了回去。

梅娃这时滑了过来,跟自己打了声招呼。

“事情没平息啊。”

羽生转过头看她,知道她在说哪件事,无奈又讥讽地勾起略冷的笑容:“这才多久啊,在我公开澄清之前,是不会暂时结束的。”他用了“暂时”这个词眼,因为谁都知道,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发生,谣言就像烧不到根的野草,永远没有生长的尽头。

梅娃沉默了一下,问他:“那你打算怎么澄清呢?像昨天跟我说的那样吗?”

羽生愣住。








昨天,梅娃看到那些编得乱七八糟的绯闻的时候,就打算去找羽生说清楚,自己确实对他有好感,但这与转组的事毫无关系,只是因为自己不想输,想拼尽全力在这四年里最后一搏而已。

然而那个应该连社交账号都没有的男人却早一步出现在自己面前,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对不起,Zhenya,给你添麻烦了。”然后朝自己深深地鞠了一躬,日/本人血液里过分郑重的礼节观念让梅娃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待他抬起头来时,脸上是更为认真庄重的表情:“你放心,我会去处理好这些麻烦的,虚假的事就应该被厉行终止。”

梅娃怔了一下,羽生的态度她很明白,他没有误会,也让自己不要误会。多善解人意的人啊,给了一个那么适宜的机会和台阶,此时按照原本的计划,自己就应该顺理成章地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会想办法去澄清这些事实。事实上,梅娃却没有想象中的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反而被某种难以斩断的情愫堵住了胸口,驱使好胜心极强的她直直地望向羽生的双眸,问道:

“如果说,我,真的喜欢你呢?”


对面的男人脸上严肃的神色出现了一丝动摇,这让梅娃的眼底瞬时闪过一点光亮。然而下一秒,那张俊秀无比的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能让全世界倾倒的冰上如玉的公子对着自己露出那样的笑容,估计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欣喜若狂,但梅娃的心却一点点凉下去,因为她从那笑容里看到了明显的拒绝,她听见他说:

“抱歉,Zhenya,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有喜欢的人了。



如果这么说的话,肯定会掀起更大的风暴吧。

羽生低头有些自嘲地笑着,其实,他真的有那么一点想当着众多媒体的面,通过他们手中的工具,正正式式、坦坦荡荡地向所有人宣布,他喜欢的人是谁。可是在此之前,这个秘密连那个被自己喜欢着的人都不知道。

“我知道。”

羽生猛地抬起头,看向少女,少女明艳靓丽的脸上是了然得意的神色,她眨了眨眼,靠得更近,保证声音只悄悄地传进羽生耳朵里:“你喜欢的是博洋选手吧。”没有疑问只有肯定,“我观察过,虽然很细微,但是很明显,也很真实——你喜欢他。”梅娃看向不远处,羽生也自然而然地望向那处——金博洋刚做了几组连跳,此时正双手叉后腰踱着步,黑色的训练服更凸显那盈盈一握的腰身曲线完美起伏,羽生眼神沉了沉,稍稍移开了点视线。

梅娃没有发觉,只是说道:“但是你没有告白,我敢保证,你不说的话他永远不会知道,同样的,你也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像现在,”她歪了歪头,“你了解他现在在烦恼着什么吗?”

 少女继续分析:“说不定他看到了那则绯闻,要么纯粹是普通粉丝看到自己的偶像被伤害了而生气,要么就是误解了我们的关系。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奇怪了,为什么会因为误解了而不高兴呢?”

羽生微微别过头,线条诱人的果冻唇完全掩饰不住地弯起了一个欣喜的弧度,看得梅娃涌起了打击报复的冲动,话到嘴边立马急转弯:“……很可能因为博洋选手他喜欢我呀!”


旁边原本稳稳落地的学员还没来得及开心,就被突如其来的爆笑吓得脚底打滑摔了个四脚朝天。



欧式大双几乎已经完全看不见的羽生不顾形象地笑得前仰后合,本意只是开个玩笑的梅娃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好像真的受到了伤害。

“笑什么,你看他之前都把外套给我穿了,他借过给哪个女生?!还有我夸他皮肤好他不知多开心,话说他皮肤真的超好啊,近看都完全看不出任何瑕疵……”

“是是是。”羽生撑起笑疼的腹部,单手抽过了一张纸巾递给喋喋不休起来的梅娃,“先擦擦嘴巴吧,口水都流下来了。”




不过羽生得承认她有句话说得对,不说清楚,金博洋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在向官方澄清之前,他得先让那个少年明白。








对于金博洋来说,羽生是他崇拜的、想要追赶的对象,是场上的对手,场下的朋友。但场上,他没赢过羽生一次,场下,他俩并非彼此最好的朋友,私人交流不算多。金博洋总觉得在羽生面前,自己会不自觉地收敛起所有的浮夸的调皮的小动作和小心思,很是乖巧。除了语言交流有碍之外,更多的是每次遇上羽生,都会有种他不知道怎么把握的情愫涌现出来,他现在还是能用小号在社交平台上刷“我了个丢羽生真帅”,但一到面对面,就只剩下傻笑着点头和有意无意地若即若离了。

比如现在,羽生托着餐盘笑眯眯地问自己“我能坐在你对面这里吗?”的时候,金博洋能给的反应就是叼着半个鸡翅傻愣地点了点头。

羽生满意地坐下来,开始找话题,他看了看金博洋面前的盘子:“哇喔,博洋好喜欢吃炸鸡呢!”

金博洋条件反射地想张开胳膊把自己的餐盘围住不让人看,不过鉴于那样做更丢脸,他忍住了,还往羽生那边推了一点:“你要不要也来一块?”

“好呀,谢谢你。”其实羽生对炸鸡这类油炸食物并不感兴趣,但既然是他的博洋主动给的,又怎么能不要呢?“那博洋也吃一下我的小番茄好不好?只吃肉的话营养很不均衡呢。”语气宠溺得近乎撒娇。


大哥,你没看到我盘子里还有好几块玉米棒吗?


金博洋看着羽生递给自己的不知为何会多出一碗的通红可爱的小番茄,很乖地软软说声了“谢谢”,拿起一颗放进嘴里,汁水清透,酸酸甜甜的,清灵美味得不可思议。大概是金博洋愉悦的心情太过溢于言表,这让羽生油然而生一股作为饲养者骄傲满足的幸福感。

以食物作为活跃气氛的媒介,羽生和金博洋聊得很欢快,话题也转得快,从食物到耳机,从加拿大到中国到日本,从本赛季新规则到戈米沙和费尔南德兹的女朋友哪个更难缠,几乎无所不包无话不谈。没有什么重点,就是两个少年人在最美好的年纪里,在同门的日子里,最普通的时间里,无忧无虑地边吃边聊,畅谈人生,纯粹得就像水晶一样。


窗外温柔的阳光掠过青翠的叶缝洒进来,光影斑驳,修饰着两张年轻美丽的笑容,任谁拍下了这一幕都会忍不住贴近胸口永远珍藏。


然而坐在附近斜对角的梅娃背对着他俩,听得焦躁症都要被逼出来了。这叫什么来着,皇帝不急太监急?于是立马托着吃了一半的餐盘脚下生风径直走到羽生身边。


“嗨,你们好,聊得真开心啊,介意我加入吗?”

羽生眉角抽动,[ 气氛正好呢,你来掺和什么?]

梅娃鄙视地瞥了他一眼,[ 好啥?你俩是买完菜回来碰上的大妈大婶还还是看完电影逛街吃饭的小闺蜜?宇宙被你们研究透了都说不到重点!]

羽生不服气,[ 我这不是怕吓到他,所以才铺垫一下么?]

梅娃很想呐喊,那个冰场上撩人从来直来直往只要效果不要命的男人呢?[ 天都快黑了你还铺垫什么?]

从金博洋的视角看来,对面坐着的男女正在进行旁若无人的“眉来眼去”,而自己则熠熠发光。口中的番茄一下子就变味了,没有刚才那么甜美,呛人的酸味让他胃里一阵反感。他默默地放下仅剩的几颗小番茄,重新吃回自己餐盘里剩下的半根玉米棒。








“费尔师兄,可以了,你的牛肉已经被切烂了。”

车俊焕好心提醒一下拿着刀叉机械地重复着切锯动作而神思已经明显飘到另一桌去恨不得变成个大吊灯倒挂在那三人头顶的费尔南德兹。

如果在平时,费尔和车俊焕看到他们三人一起吃饭是没多大反应的,起码金博洋完全处于状况外,另两人心思再不纯也搞不出什么事。但现在不同啊,单向等边三角关系啊,真真正正的修罗场啊,

你看金博洋那不高兴的样子,多明显啊。费尔干脆把刀叉一扔,还吃什么红酒牛排,爆米花呢?快把爆米花给朕端上来!

“师兄,他们仨这就聚头了,还没旁人,会不会出事啊
?”

费尔南德兹表示无所谓:“出什么事?还能打起来不成?你以为他们真会谈到敏感话题吗?”






这边,梅娃对着比自己大两岁的金博洋,就像对着亲弟弟一样,笑得十分亲切温柔,她说:“博洋哥,你有喜欢的人没有啊?”


隔着两排桌子的羽生结弦和费尔南德兹同时喷水。

羽生:就算不铺垫你也不用那么直接吧?

费尔南德兹:这上来就是敏感话题?



社会我梅娃,人狠话不多。




金博洋直接懵住:“啊?啥?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就好奇啊。博洋哥人那么好那么可爱,我在想有什么人能被博洋哥喜欢呢?”

羽生眼看着少年白皙得过分的脸容立马染上晚霞似的红色,娇嫩得就自己刚拿起来的小番茄,他情不自禁地放到唇上轻蹭,水泽润得越发透亮诱人。

对于这突如其来不知目的的问题,金博洋的心一阵揪紧。他抬起眼,坐在他对面的羽生结弦和梅德韦杰娃仿佛是世界上最耀眼的存在,耀眼得让他心里眼底都一阵酸涩,身心反应都让他闭上眼睛。可是他不想闭眼,就像他经历过的所有比赛,无论你前面是怎样强劲的对手,你都不能退却,退却就输了。

金博洋不想输,无论是冰场上还是现在。所以他放下玉米棒,说出了连他自己都不确定的话,但是语气异常坚定:“是的,我有喜欢的人。”


羽生的动作猛地一顿。

梅娃小小地抽了口气,赶紧追问:“是谁?”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金博洋双手搭在桌子上,肩膀收得就像绷到极致的弹簧,浑身僵硬,不知如何开口。









费尔南德兹:这就尴尬了。

TBC

评论(27)

热度(264)